当前位置:
公司新闻
装修定价

【众志成城,遏制疫情】疫病的自述:和我打过架的人,都成长了!

来源:安康万家装饰 发布日期:2020-02-04 11:15:21

640.webp.jpg

我们疫病阵营兵马众多,历史悠久,和人类阵营打了几千年的架,结果……

1. 霍乱辞职了

中国人有一个独特爱好,让我十分头疼。

“感冒了。”“喝热水。”

“肚子疼。”“多喝热水。”

“不开心。”“再多喝点热水。”

对中国人来说,没有什么是喝一杯热水解决不了的,这是他们在全世界独一份的爱好。

其实,这个爱好的历史只有70年。

那是20世纪头几十年的事儿了。我派帐下得力干将霍乱到中国打秋风。那次阵仗很大,24个省中,23个出现霍乱,全国死亡31000人。

那时候中国医疗水平落后,他们居然想出了一个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对抗我——把生水烧开,煮死我家霍乱弧菌。

相比霍乱时期的爱情,霍乱时期的白开水更沁人心脾。新中国成立之后,全国范围内开展爱卫生运动,倡导不喝生水喝开水,家家一个中国式暖瓶。1959年起,幼儿园收到指示,每天给孩子喂热水。几十年后,这些孩子长大了,还是习惯喝热水,都成了抱着保温杯的中年人老年人。

640.webp (1).jpg

喝干净爽口的热水,这本来是中国人对抗我的“笨办法”,结果变成了他们独特而优雅的“现代传统”。

霍乱只能哭哭啼啼向我辞职。

我淡淡一笑。不怕,中国民间习俗中依然有不文雅的一面,比如只要听说是“大补”,什么样的野生动物都敢下嘴。这就是我的机会。

隐而待发,我先撒出了SARS。酝酿十几年后,终于又放出了新型冠状病毒。

果然,全社会非常紧张。但中国特色的防疫措施也让我吃不太消。他们果断切断交通,全面发动群众,停止娱乐活动,亿万人春节期间居然能憋在家里不出门,我也是服气了。

而且,很多人一夕之间开始养成各种文明小习惯——勤洗手,出门戴口罩,做好垃圾分类……吃野生动物的人也被大家嫌弃了。我弄巧成拙,还没打垮他们,却帮很多中国人成长了,变成对自己、对他人更负责的文明人。

 2. 鼠疫退隐了

那是1910年的12月,我在中国东北打开潘多拉魔盒,放出了我最仰赖的战魔——肺鼠疫。史称“东北大鼠疫”。

鼠疫,我们疫病江湖最冷酷、最无情、最无理取闹的杀手,来一次不耍个几年、夺走几百万人的性命决不罢休。但这回,却遇到了克星——公共卫生学家伍连德。

伍连德作为政府任命的全权总医官,到东北领导防疫工作。他在哈尔滨建立了第一个鼠疫研究所,深入疫区调查研究,追索流行经路,采取各种科学隔离措施,很快控制了疫情。有多快呢?不到4个月就扑灭了这场震惊中外的大疫情,给世界防疫都好好上了一课。

640.webp (2).jpg

鼠疫也哭哭啼啼来辞职。现在它还在岗位上苟延残喘,但致死率已经被人类稳稳控制在10%以下。

我深刻反思那次失败的原因,发现最能伤我元气的,是人类社会的组织力和公共卫生管理。在现代,我就是一面镜子,国家的防疫能力怎么样,都能清清楚楚照出来。

新型肺炎这面镜子,照出了当今中国的能力——中央的强大动员力,全社会联防联控,一线医疗人员的敬业,火神山基建狂魔的神速,基层党组织的优秀执行力……连世卫组织总干事都说,中国体制之有力和中国举措之有效世所罕见,为各国防疫工作设立了新标杆。

当然,某些不胜任的干部,一问三不知的,能力不足的,也统统在镜子里现形。

我好像又要弄巧成拙了,给中国社会打了一剂“疫苗”,从上到下形成许多新的共识和免疫机制。从今往后各级政府也一定会更重视医疗卫生管理。我以后想再搞大事情,恐怕越来越难。

3. 这次我还能顶多久?

有人把我看作“大自然对人类的惩罚”。他们可怜弱小又无助,到处散播负面悲观情绪。

其实我真没那么厉害,纵观历史,人类走到哪,我跟到哪,你打我一拳我踢你一腿,此消彼长,谁也不能征服谁。

有时候我占上风,比如我家黑死病在欧洲撒一次欢儿,就能扫走数百万人口的性命。我甚至很多次改变人类历史进程。

但人类也不是吃素的,经常绝地反杀。我的得意门生天花、小儿麻痹症、麻风病,曾经有多嚣张,现在就有多凉凉。

而更多时候,是人类与我共存,我变异进化,人类也更新武装,达成战略平衡。

如今科技昌明,人类的防疫措施越来越严密,医学水平噌噌发展。我的新型武器埃博拉病毒,居然都被人类关在非洲吊打。

现在中国人已经跟我拼了,我不知道还能顶多久。

但就算这次被赶走,我还会想办法东山再起。我不会退出这片星球,大自然老板说的。

如果让我给对手一个建议——行动上警惕警惕再警惕,但心态得放平,不要过度恐慌。战术上重视我,战略上藐视我。你们是有信心有能力打赢我的。

有本书名叫“病者生存”,这四个字你品,你细品,很有那么一点深意。我让人类痛苦,但也让人类成长。能从疾病中度过的人,知道怎么更顽强又优雅地生存。

欲知下周大事,且听下回分解。(子不歇)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~转自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



秀图网